从华住、雅高等集团财报看国内酒店下半年行情走向

2020-08-12 10:26:49 勃朗酒店设计 100

国内酒店住宿行业经历了新冠肺炎的严酷洗礼,较之今年第一季度的“凄风苦雨”,到了第二季度,虽然尚未回到往年平均水平,但整个酒店业基本已经从泥淖中走出,开启了复苏的新征程,直播、促销、外卖等一系列营销手段,也在暗示着整个酒店业的洗牌大势。下半年,行业将会往什么方向走?从头部酒店财报或已公布的未经审计的数据中,或许能窥得一二。下面就跟随勃朗酒店设计公司小编一起去探秘吧! 

酒店集团第二季度财报 

华住 

酒店集团华住(HTHT.US)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酒店运营初步结果,本季度华住同店RevPAR为125元,同比下降了40.8%;同店入住率同比下降了19.4个百分点。Q2运营数据的同比下滑对比Q1的降幅,均有明显的改善。 

华住Q2业绩进一步复苏,从3月到6月中旬,华住的入住率稳步提高。但自6月11日发现新增病例以来,北京重新制定了严格的出行限制措施,以再次遏制疫情的传播。此后,华住在北京及周边城市省份(如天津和河北)的入住率受到一定影响。 

7月初以来,新冠疫情的小爆发得到遏制,华住的入住率再次提高,7月中旬已经恢复到80%以上。 

第二季度,国内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华住旗下97%的酒店已经恢复正常运营。截止2020年6月30日,有139家酒店仍被政府征用,而截止到3月31日有374家。 

第二季度,华住酒店RevPAR为127元,同比下降38.2%。入住率为68.8%,同比减少了18.1个百分点。ADR为185元,同比下滑22%。相比Q1 RevPAR同比下滑58.1%、入住率同比降低41个百分点,华住第二季度的运营数据呈现了明显的改善。 

希尔顿 

随着疫情逐渐得到控制,酒店的入住率和RevPAR出现环比增长。希尔顿总裁兼CEO Christopher J. Nassetta在财报电话会议上透露,亚太地区业绩主要依靠中国市场的休闲游客和商旅散客回归。中国市场的入住率已超过60%。 

希尔顿2020年第二季度总收入为5.64亿美元,同比下降了77%;上半年总收入为24.84亿美元,同比下降了47%。 

第二季度净亏损4.32亿美元,去年同期净利润为2.61亿美元。上半年净亏损4.14亿美元,去年上半年净利润为4.2亿美元。 

第二季度调整后息税前利润(Adjusted EBITDA)5100万美元,去年同期为6.18亿美元。上半年调整后息税前利润4.14亿美元,去年上半年为11.17亿美元。管理和特许经营收入在第二季度和上半年分别下降了77%和50%。 

第二季度,亚太地区的入住率为28.8%,同比下降了40.7个百分点。平均房间为74.1美元,RevPAR为21.3美元,同比分别下降了33.3%和72.4%。亚太地区上半年的入住率为33.4%,平均房价和RevPAR为96.7和32.3美元,同比分别下降了34.1个百分点、15.5%和58.2%。 

由于入住率和平均房价都有所下降,第二季度的全系统可比RevPAR同比下降了81%,整个上半年下降了53.9%。 

从4月份起,全球主要地区的入住率和RevPAR开始出现了环比上升。4月到6月,美国和亚太地区的入住率出现了明显恢复,分别增长了20个百分点和15个百分点。 

雅高 

受疫情持续影响,雅高上半年净亏损超过15亿欧元。 

2020年上半年,雅高的收入为9.17亿欧元,同比下降52.4%。EBITDA亏损2.27亿欧元,净亏损15.12亿欧元。2020年上半年,雅高酒店整体RevPAR为25欧元,同比下降了59.3%,入住率和平均房价分别同比下降了36.6个百分点和10.7%。亚太地区上半年的RevPAR为25欧元,同比下降了54.7%;入住率为35.2%,同比下降了33个百分点;平均房价为70欧元,同比下降了10.8%。 

第二季度,雅高酒店的整体RevPAR下降了88.2%,其中亚太地区同比下降了77.4%,欧洲同比下降了90.6%。亚太地区第二季度的入住率为26.1%,同比下降了43.2个百分点;平均房价为47欧元,同比下降了34.7%。 

目前中国区的酒店入住率为60%。中国区雅高酒店的RevPAR复苏显著,6月份同比下滑51.9%,上半年同比下滑65.2%。 

经历了4月份的低谷期之后,雅高的经营逐渐恢复,到目前为止,81%的雅高酒店已经恢复营业,而4月底只有38%。截至7月底,RevPAR同比下降了75%,相比4月份90%的降幅有明显好转。 

重庆来福士洲际酒店.jpg

凯悦 

凯悦酒店集团公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Q2总收入2.5亿美元,去年同期收入为12.89亿美元,跌幅超过80%。本季度净亏损2.36亿美元,去年Q2净利润8600万美元。凯悦全系统可比RevPAR同比下滑了89.4%。客房数量净增5.8%。 

Q2凯悦RevPAR的全球恢复情况喜忧参半。世界各地仍然处于旅游限制和隔离状态,市场需求继续受到压制,不同地区市场的复苏进度和时间线各不相同。在经历今年4月的低谷之后,凯悦全系统可比RevPAR逐月得到改善。 

作为最先出现疫情影响的地区,大中华区持续引领凯悦酒店的业务恢复。自5月起,大中华区的RevPAR就持续回升。初步预测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凯悦大中华区酒店的入住率已经达到57%,凯悦内地酒店入住率达到65%。 

大中华区、美洲部分地区等的酒店业务复苏,主要依靠的是休闲散客的住宿需求。 

凯悦在全球的酒店陆续恢复营业。截至7月31日,集团大约87%的酒店已经恢复营业;4月底的时候只有65%的酒店在营业。 

初步数据显示,凯悦今年7月的全系统可比RevPAR,对比去年同期下降了76%。这说明疫情仍然对酒店业务造成持续的影响。 

温德姆 

温德姆2020年Q2亏损1.74亿美元,调整后净利润为900万美元。调整后EBITDA(税息折旧及摊销前利润)为6300万美元。 

本季度温德姆全系统的酒店客房数量相对持平,全球可比的RevPAR同比下滑了54%。 

第二季度温德姆酒店的ADR、入住率和RevPAR均有稳步的改善。 

疫情期间,全球范围内大约85%的温德姆酒店维持营业。目前,美国地区超过99%的温德姆酒店处于经营状态。Ballotti认为,温德姆旗下的经济型酒店和中端酒店持续领先于各地市场的整体水平。 

尽管如此,疫情对温德姆Q2业绩的影响,仍然不可忽视。今年Q2温德姆的总收入为2.58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5.33亿美元,跌幅超过50%。其中,特许经营收入为1.82亿美元,酒店管理收入为7600万美元。 

截至2020年6月30日,温德姆全球有超过9000家酒店,客房总数为81.29万间。其中,大中华区客房总数为14.43万间,同比减少了5000间客房。参考2019财年数据,大中华区酒店对温德姆集团的特许经营费用收入贡献,只是3%。 

今年第二季度,温德姆全球RevPAR为17.31美元,同比下滑61%,除去疫情期间临时关闭酒店的全球可比RevPAR下滑了54%;大中华区RevPAR为8.42美元,同比下滑55%,可比RevPAR下滑了48%。 

第一季度全球RevPAR下滑了23%;中国市场RevPAR下挫了70%。 

洲际 

洲际酒店集团发布了最新的运营情况。目前,全球只有10%的洲际酒店仍处于关闭状态,大中华区只有1%的酒店未恢复营业。 

洲际预计,第二季度RevPAR将同比下降约75%,上半年RevPAR的同比跌幅为52%。 

第二季度洲际的RevPAR同比跌幅逐月有所改善,主要得益于美洲特许经营酒店和大中华区的酒店运营情况良好。 

洲际预计,第二季度的可比RevPAR将同比下降约75%(这意味着今年上半年RevPAR的同比跌幅为52%),其中,4月份下降82%,5月份下降76%,6月份预计下降70%,逐月呈现跌幅趋缓的形势。 

三亚亚特兰蒂斯.jpg

下半年,酒店业将会如何应对? 

从财报中,我们大致可以看到,疫情带来的封闭与隔离,对酒店业产生的影响是难以轻易结束的,疫情一天不被完全控制,酒店业就注定无法回到2020年之前。因此,酒店巨头们,都已经开始了跟着新的战略,摸索新出路。 

① 扩张脚步不停歇 

尽管疫情造成的损失惨重,但酒店巨头们也深知,这正是弯道超车的好时机,越是危险的时候,越藏着机遇,无论是尽快复苏找回状态,还是抓住机会抄底,“扩张”是不变的选择。 

第二季度希尔顿新开业酒店为60家,客房数为6800间,净增5500间。与此同时,希尔顿同意新建1.84万间客房,截至6月30日,筹建酒店为2700家,客房数共达41.4万间,同比增长了11%,覆盖了全球121个国家和地区,其中有35个国家和地区将是首次筹建希尔顿酒店。 

第二季度,希尔顿与碧桂园的核心联盟企业凤悦酒店及度假村就希尔顿惠庭(Home2 Suites by Hilton)酒店品牌合作,未来力争在中国建造超过1,000家希尔顿惠庭酒店。同时,洲际旗下的逸衡、voco也接连入华,开启新一轮扩张。 

正如希尔顿总裁兼CEO Christopher J. Nassetta表示,第二季度的业绩反映了疫情带来的挑战,但是随着各国解除封锁,全球酒店重新开业,入住率也有所增长。“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我们已经开始复苏,期待未来有更多增长机会。” 

② 新的酒店清洁标准 

疫情给整个行业带来的最大影响之一,便是“卫生清洁”。长期以来,旅客对酒店的卫生情况便有较高的要求,而酒店的“卫生门”事件,也屡屡引起风波。在新常态之下,酒店必须建立起新的卫生清洁标准,快速重建旅客的信心。 

譬如为应对疫情,希尔顿与英国快消巨头、来沙尔(Lysol)和滴露消毒剂制造商利洁时(Reckitt Benckiser)合作推出了Hilton CleanStay计划,以提升希尔顿全球酒店的清洁和消毒标准,而且专门针对会议区推出了Hilton EventReady计划。 

③ 无奈之下的成本削减 

从Q2的财报中不难看的,有的酒店已经在复苏的道路上越走越远,有的酒店却依然陷在成本危机之中,无奈削减成本,相当于酒店的一次“断尾求生”。 

雅高CEO Sebastien Bazin在财报电话会议中表示,公司目前正在实施2亿欧元的成本削减计划,将裁员1000人,占总员工数的5.5%。与此同时,雅高还计划出售地标式的雅高巴黎总部大楼,该总部由雅高于2016年以3.63亿欧元的价格购买。 

温德姆也通过重组架构,实现成本削减。5月份,温德姆酒店集团CEO Geoff Ballotti宣布,温德姆全球架构将从原先的5个分区重组成为3个分区。 

北美区与拉美加勒比海区合并,大中华区与东南亚环太平洋区合并。Geoff表示,集团全球架构重组之后,包括温德姆大中华区总裁兼董事总经理刘晨军在内的4位集团高管即将离开公司。 

④ 确保流动资金 

与削减成本相对的,是在大危机之下,对于流动资金的确保——毕竟,在Q1的时候,我们已经看到太多酒店因为资金链问题,而寂静“死去”。 

第二季度,凯悦通过各种方式保障资金的灵活性,目前账上还有接近30亿美元的流动资金,以今年Q2的状况来看,这些流动资金足以支撑凯悦未来至少36个月的业务运营。 

凯悦酒店集团CEO Mark S. Hoplamazian说,凯悦团队已经为业务复苏的各种场景做好准备,将通过创新方式,在酒店入住率不甚理想的条件下仍然争取实现收支平衡。 

与凯悦类似,截至6月26日,洲际仍有约20亿美元的流动资金。洲际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来保护现金流,包括削减成本和资本支出,通过为业主减免费用和提升支付的灵活度等方式,来管理营运资本,由此在5月和6月连续收到了支付的费用。 

⑤ 短途休闲游或成为重要驱动力 

疫情影响使得长途旅行变得不那么容易,数据与事实表明,无论国内外,短途休闲游都在成为大趋势,推动着酒店发展与变化的方向。 

温德姆便是依靠短途休闲游得到了一个较好的数字——温德姆总裁兼CEO Geoffrey A. Ballotti评论称,本季度实现了正值的调整后EBITDA,主要依靠的是驱车短途游和休闲游酒店业务以及公司的特许经营模式,再加上温德姆在今年疫情以来采取了迅速有效的成本节约方案。


标签:   酒店下半年走向 疫情后酒店行业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