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住友酒店集团朱晖:疫情后经济型酒店未来趋势

2020-11-13 16:13:36 勃朗酒店设计 100

迈点丹丹:看你的状态,挺好,完全没有我想象中的焦虑。

朱晖 // 其实,让人产生焦虑的是未知,一旦确认之后,你就没什么可焦虑的。我们焦虑的时间过去了。内循环以后,大家恢复得还可以。但如果现在去谈所谓的报复性反弹,那可能稍微乐观一点。


迈点丹丹:有人说,今年十一黄金周的高峰期只有1天,就是10月3日。

朱晖 // 酒店恢复还是要靠消费力。疫情对经济发展的打击还是蛮大的,它会影响到消费。就酒店业来看,中高端市场和度假酒店恢复得好一点;不同地区的恢复力也存在差异。


其实,酒店市场有三年规律——3年好、3年坏、3年平。如果自2004年来算,即使没有疫情,2020年也会比较差。它其实是跟供需变化关联在一起的。我画过酒店三年规律图表。


迈点丹丹:这个三年规律,它的具体表现是怎样的?

朱晖 // 打个比方,2016-2018这三年投资酒店特别好、增长迅猛,大家都进来了;但这里面涉及到筹建和装修周期、而我们的需求增长也并没有那么快,一下子消化不了,投资回报率就逐渐降低,这会导致投资放缓;一边投资放缓,一边需求增长,黄金交叉点就来了,行业发展放缓。这是个循环往复的过程。所以,大家这几年都只能从存量市场找增量。


迈点丹丹:听下来,又感觉酒店业很幸运,在原本就会较差的年份碰到了疫情,恰恰给了很多企业自我调整和修炼内功的时间。

朱晖 // 中国的头部酒店集团的增长,主要还是规模增长带来的利润增长、而不是单店盈利的增长。事实上,单店盈利增长是在放缓的,因为酒店的成本整体抬升了。


迈点丹丹:在今年的采访中,我能明显感觉到,大家普遍更多地愿意去聊降本增效、真正回到了经营本身。包括,大家以前都不看好经济型酒店,但是今年7天、汉庭都迎来了自己的15周年,它们产品升级和经营管理的亮点还是非常多,有些刷新了我对经济型酒店的认知;布丁酒店也做了升级。似乎看上去,今年经济型酒店特别热。

朱晖 // “经济型”这个名字还是可以继续存在,但是经济型酒店已经变了。过去提经济型,更多是基于价格考虑,某一价位的品牌就可能会被牢牢贴上经济型的标签,它的品牌形象就是经济型酒店。如果今天让消费者把“布丁”当成中高端品牌,那这种观念扭转就太难了。


但“经济型”并没什么不好,布丁就是“经济型”。今天我们的经济型酒店是可以改头换面变得更好,我们可以更多地往紧凑型去考虑。


迈点丹丹:怎么紧凑,怎么改?

朱晖 // 首先,可以把原来功能简单简陋的经济型酒店,变成更全面更符合当下新型人类需求的住宿产品。比如,布丁原来的桌子习惯性采用长方形、正方形、三角形等等,现在普遍使用圆桌;现在更多考虑如何更好地满足“手机”的使用习惯。


其次,你会看到,家具更偏向立体化、贴墙化设计了。

再者,现在客房里基本都没有电话机了,更多地推行在线化服务,减少线下人工服务。


当然每个品牌的思考方式可能不一样。我是想把线下有限服务做得更有限、把线上服务做得更多元;我们希望通过外界的力量来完成对客线上服务。


迈点丹丹:它会考虑成本控制和投资模型吗?

朱晖 // 减少人工也是成本控制。


迈点丹丹:前端服务精简以后,服务更多地转移到线上。

朱晖 // 其实线下服务很难标准化,而且中低端酒店也没法跟亚朵、万豪这样中高端酒店一样去做高成本的培训投入,它只能往线上走,线上服务其实就比较容易标准化。


迈点丹丹:人的能力模型随之将发生变化。

朱晖 // 原来一家店要配一个店长,现在我们平均一个店长可以带2到3家店。通过对客服务在线化和管理人员精简可以实现降本。


微信图片_20201113161616.jpg



迈点丹丹:从布丁系列,到智尚系列,感觉住友并没有积极去往中高端、高端去拓展品牌;而且感觉品牌之间的区分并不明显。

朱晖 // 我们始终面向年轻人市场,而且聚焦在低端、中低端市场。中高端品牌也有,比如智尚臻选,但是我们就没几家店,它也只是尝试。


迈点丹丹:其实,大家会担心现在物业租金如此高,一个经济型/中低端品牌去开店,其实很难品牌溢价、很难提升投资回报率。

朱晖 // 布丁精选在北京ADR达到400元左右,这个投资回报率不低的,位置决定一切。


而且同样的位置总有人希望可以有性价比产品。日本东京站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地方,它的位置很好、物业很贵,但那里依然有很多三四百元的酒店。


所以,中档品牌做它们的市场,我就做的我的市场,我又不要追着中档品牌跑、而且从未想过要追着它们干。


迈点丹丹:不干中高端,是因为这个领域品牌太多,还是难度太大?

朱晖 // 能力没完全达到吧。我们做紧凑型是最有能力的。


迈点丹丹:能力是做系统能力还是运营能力?

朱晖 // 各方面都有一些关系。当年,布丁杀入经济型市场的时候,如家、7天、汉庭这些品牌已经很火了。我们也没再做一个新的如家,我们也做不出来如家。所以我们本身没去做它们的市场,我们找的客源是一样的。所以,今天我们依然不会去跟风。


微信图片_20201113161605.jpg


迈点丹丹:其实,我有看过你们尝试一些高端产品和品牌,甚至包括探索度假市场的春秋布舍。

朱晖 // 度假市场确实还不错,消费者对度假市场的需求还是蛮大的。尤其是今年三亚亚特兰蒂斯爆红,一站式度假模式也备受关注。甚至我自己也观察过很多景区市场,但老实说,竞争还是蛮激烈的。哈哈,我们投不起那么多钱,很多东西都是探索。探索就可能完全成功,也可以完全失败。


我们的主线还是在酒店,我们要做的是在酒店里面加一些有趣的内容和好玩的东西。就好像有些艺术化的东西其实是需要用商业化的载体来呈现;而且有些东西未必就是一定要走高端路线,它可能就是小而简、小而好、小而奢。


迈点丹丹:听说你在做IP博物馆,它会有很多跨界经营吗?

朱晖 // 其实我们不叫跨界经营,没想过要去卖文创创收,我门想做文化的艺术馆。中国人需要文化自信,其实很多国家级非遗文化都是被藏在家里的、没有被很多人看到,我们需要给中国的非遗文化一些保护和传承。


迈点丹丹:它现在主要放在哪个品牌酒店里尝试?

朱晖 // 都可以啊。对我来说,无所谓品牌,我只需要个空间来呈现。我们第一个试点店刚刚做出来,我们吴山广场店存放的是木版水印艺术品,原来它也是藏家里的,我们就把它放进我们的酒店,让客人可以观赏它、了解它、甚至去体验一些技艺。


迈点丹丹:你们有专门的团队去寻找这些非遗文化?

朱晖 // 对啊。非遗文化并不难找。


迈点丹丹:但这是一个不赚钱的铺排。

朱晖 // 说实话,这代年轻人真的很爱国,我们要去培养他们的这些爱好。我想说的是逆商业化。我们不要总想商业化——做些有用的东西,去吸引多少客人过来、有多少客人能帮品牌露出、有多少客人可以卖品牌的文创产品。


迈点丹丹:企业要生存啊!

朱晖 // 企业肯定要生存。现在不是有很多老街古街改造吗?做得最好的老街改造其实是“一半非商业一半商业”,反而这条街想商业时——到处都是卖烤串卖土特产这些商铺、当你一路走过,你发现每个人都想从你口袋里挖钱时,你的体验感时非常不好的。


回到酒店业,举个例子,酒店大堂原来主要用来承担客人等候、办入住、退房的功能,但是这些都在线化了,酒店大堂正在而且已经缩小了,它需要被改造。那么改造时,你可以在那里放个真皮沙发,你也可以那里放一件艺术品。我们现在把商业场所慢慢地变成艺术场所,让客人静下来,去欣赏一些东西。


迈点丹丹:这是一件很有情怀的事情。我还是很庆幸地是你选的非遗艺术品,对酒店而言,还是有用的、而且维护起来不需要特别多投入。否则,它就是你的营运成本。

朱晖 // 是的,我不是要做文物展,哈哈。我们有时候也会教客人去体验一些手作。


迈点丹丹:像有时候,去一个城市还挺爱逛博物馆的。或许以后,一些文艺青年会乐意选择住友的酒店——住一家店,顺便体验当地非遗文化,感受一座城市最地道的味道。

朱晖 // 是的。我们会以国家级非遗文化为主打线。


迈点丹丹:未来肯定还是要变现的。

朱晖 // 不一定哦。或者,你可以把变现的时间放长一点,比如5年后再变现。哈哈哈。



标签:   经济型酒店发展趋势 疫情后经济型酒店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