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2021-06-26 勃朗专业酒店设计公司 阅读

疫情后诸多酒店陆续开业,不乏知名酒店品牌下沉三四线城市,也有诸多城市地标酒店。但有一家酒店开业后却争议颇多,多家名师联手历经十年打磨,却在开业后被群嘲。今天勃朗酒店设计公司小编就与您一起去探探究竟吧!

2010年,在上海中心顶端建设世界最高酒店的设想孕育而生,并很快进入实践阶段。为了支持民族品牌,上海城投集团放弃与世界知名酒店品牌合作的捷径,最终选择了锦江国际集团自创的“J”品牌。J品牌的取名来自“锦江”的首字母,亦有“杰出”之意。

锦江国际十年磨一剑,终于在2021年6月19日迎来了 J 酒店上海中心的开业。J 酒店上海中心位于世界第二、中国第一高楼的上海中心大厦的顶端,其最高楼层位于 120 层,超过 556 米,酒店大堂位于 101 层,垂直高度约 470 米,是目前全球最高酒店之一。

作为 J 品牌的第一家旗舰店,J 酒店上海中心旨在打造一家展现当代艺术美学及中国传统文化的奢华酒店,希望在上海这个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解读本土文化对自身与世界的理解。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中国自主打造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J 酒店的室内设计由知名作家、编剧侣海岩主导,并由著名设计师 Robert Bilkey 和 Oscar LLinas 创建的 R&O 设计事务所担纲,这也是 Bilkey 在世时的收官之作。作为中国自主打造的高端民族品牌,石库门、玉兰花等元素被用于J酒店设计之中,漆雕,琉璃和珐琅等中国传统工艺亦随处可见。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沿着酒店前庭经过 6 根水晶罗马柱,再穿过高达8米的上海石库门,乘坐高速电梯直达 101 层,随着夹丝玻璃的走廊墙面和金属镜面的天花构建而成的时空“天桥”便来到了酒店大堂,由法国艺术家 Pauline Ohrel 女士用金属丝手工编制的芭蕾舞者,如云中仙女般欢迎着每位来访者。

同时,酒店内陈设有上千件出自国内外知名艺术家之手的艺术作品。罗旦的《平衡》、任哲的《坐观云起》、厦航的《活塞》、杨洋的《凝》、张周捷的《MESH》……不同艺术品之间暗含关联,分布在酒店各主要公共区域。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酒店共有 165 间客房,其中包括 34 间套房,客房分为新中式和现代时尚两种设计风格。

新中式风格客房采用亭台楼阁浮雕图案壁纸,房间内皮制面多宝阁电视柜、琉璃面的翡翠色茶几,沙发面料上的龙纹图案、手工吹制的玻璃花卉床头饰品、唐三彩风格的摆件、镶嵌整块玉兰花图案的琉璃背景墙,均融入了中国传统文化。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时尚现代风格客房中,设计师运用玉兰花水晶玻璃和夹丝玻璃构造布局,客房内设有金银丝线编织的床头天幕、水晶玉兰花雕刻的灯具以及意大利水晶玻璃电视柜。躺在窗边的玉兰花瓣型的浴缸内,可将浦江两岸风景尽收眼底。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此外,入住 J 酒店上海中心的每一位客人都享有专属的J酒店私人管家服务,他们会根据客人的喜好和习惯进行定制化的服务,全天候响应需求。公众号 Hotel Share 的主理人 Air 在开业当天就自费入住了酒店,对于这里的服务他评价颇高:“经过多年的筹备和半年的试运营,我在 J 酒店开业当天的体验中几乎没有找到任何服务上的问题,管家服务在细节上也做的很好,西式客房的设计风格和格局都很新潮,尤其是浴缸的位置带着度假感,建议提升基础房的吹风机、体重秤的品牌,毕竟房价摆在那里。”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餐饮方面,J酒店上海中心拥有七家各具特色的餐厅和酒吧,包括天之锦、锦上田舍日餐厅、锦筵中餐厅、上海101意大利餐厅、大堂酒廊、弋酒廊和提供多样西点和小食的锦味坊。

天之锦餐厅位于上海中心大厦顶层第120层,距离地面556米,是目前全球最高的景观餐厅,正在申请吉尼斯世界纪录。位于104层的锦上田舍日餐厅主推怀石料理和日式铁板烧。锦筵中餐厅位于酒店103层,提供纯正粤菜。上海101餐厅提供意大利南部和地中海美食。101层的大堂酒廊和84层的弋酒廊是供客人小酌的场所。锦味坊位于酒店一层,主打各式咖啡饮品,提供便携式美食。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对于高端酒店而言,简单即高级?

J 酒店作为中国自主打造的高端民族品牌,从筹划到问世都备受关注。酒店正式开业后,人们对于其室内设计的评价更是褒贬不一,饱受争议。

此前曾参与竞标的香港郑中设计事务所(简称CCD)则被不明所以的网友误伤,网络谣言四起,对此,CCD 总裁胡伟坚向界面新闻澄清道:“首先,我们很高兴J酒店作为民族品牌在亚洲第一高楼开业落成。我们感到可惜的是没能参与这个酒店的设计,唯一遗憾的是CCD努力争取不够,没能最终接手这个民族品牌的设计任务。”对于大众此次关于酒店设计的关心和讨论,胡伟坚认为,这对整体设计水平的提高是一个好事儿。

在上海这个东西方文化的交汇点打造高端民族酒店品牌,处理好当代艺术美学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融合是必由之路,因此,胡伟坚讲述了自己对于高端酒店如何表现中国风的理解。他认为中国风的表达方式不是唯一的,不是僵化的,大红大绿亦好,自然禅意亦好。“中国是一个很包容的社会,我们的国家幅员辽阔,无论是气候、地理、人文,从东到西,从南到北,跨度很大,非常多元化,每个地方都各具特色。所以,表现中国风,没有教条的形式。”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但是,此次网友对于 J 酒店的吐槽也都集中于其“新中式”的表达方式。飞客网上亲自去体验过的网友评论J酒店是“二十一世纪二十年代放飞自我的作品”,“沙发显得很老气,仿佛写着‘我是锦江’,并没有展示品牌文化的内容,这就弱了很多。”对于酒店入口处的石库门设计,网友甚至吐槽道“这石库门太吓人了,这不鬼吹灯的阴曹地府嘛”。“土”、“老气”、“欣赏不来”更是成了诸多网友对于 J 酒店的初印象。

面对网友对于 J 酒店室内设计的诸多吐槽,飞客网市场总监 Roy 将原因归结于大众对于“高级感”的审美差异,“J酒店的设计少了如今被认为高级感的简单和留白,一味的充斥着堆叠的‘新中式’元素。”Roy 进一步强调,对中华文化的认同和文化自信固然重要,但表现形式还需多加斟酌。“酒店的整体设计的确颇有一种对中国文化末学肤受的老外设计出的样子。”

同样建议大家亲自来体验的 Air 也对酒店餐厅的设计评论道:“关于设计这一块尤其是中餐厅和一些艺术品的搭配,显得整体空间太满太杂了,缺少了奢华酒店应有的留白和质感。”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显然,对于部分人而言,简单就意味着高级,但胡伟坚认为,简单或复杂与高级之间,没有必然的关系,并借用香奈儿对奢侈的定义来解释高级。香奈儿曾言“奢侈是舒适的,否则就不是奢侈。”胡伟坚亦将舒适纳入高级的考量之列,“我们的居家生活,是随意的,舒适的,但是算不算高级呢,高级是不是就要端着呢,也未必如此。”

公众号“樊森的酒店Lab”主理人汪诗原亦反对从设计风格来判断一间酒店是否高级,他认为,用风格去描绘和定义一间酒店,用一张标志性照片去标识一间酒店的时代正在过去。“最高级的酒店应该是当地社交圈的缩影,酒店最重要的还是人,一是去呈现它的人,即服务的人是不是可爱,二是出现在里面的人是不是恰如其分。”

而对于部分网友将J酒店室内设计诟病为“土”和“俗”一事,汪诗原认为这种评价是有失公允的。其早在三月便去试住过J酒店的两款客房,对室内家具的质感与管家的服务都赞赏有加,并认为这是他近一年来住过最舒适迷人的都市酒店客房之一。但其又进一步表示,“我当然觉得J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但也有诸多亮点。好的地方大家发扬一下,不好的地方讨论如何改进,而非以偏概全地评价其为‘土’。”

同时,在汪诗原的设想中,一间理想的高端中国风酒店应该是崇尚原创、社区友好和质朴本真的。“不要怕在原创的过程中被说某些东西落俗了,或者是还未成体系,只要我们敢于表达自己的想法,在慢慢规整的过程中会达到一个更好的状态。所以我觉得需要给国牌一点时间,而不是铺天盖地的口水。”


被群嘲的高端民族酒店品牌  上海J酒店设计赏析

无论褒贬,J 酒店上海中心都可以算是高端民族酒店的又一个里程碑项目,相信这条路会越来越好。



版权声明:新闻咨询栏目是编辑整理全球前沿设计风尚和行业动态作为分享和交流,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标签:   上海J酒店设计 高端品牌酒店设计